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Home | Intention of Marriage | Fees & Charges | Your Certificates | NewlyWeds | Contact Us | Q & A | Chinese Pages

Articles

Second Chapter

衝破語言障礙

這裡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大家庭。自然,不同民族之間的結合是常有的事。要是那位婚姻監證員能講幾國文字,那感情好,要不就得請口語傳譯員了。不過事情其實沒有那麼複雜。兩個人結婚,不就最多是是兩種語言嗎?可是由於三幾個來賓講第三種語言,我們往往被要求用三種語言貫穿整個婚禮。

記得在某一個婚禮中,一位很受尊重的發言人用華語講了一大通後,馬上又用英語不厭其煩地重述了上面的那一大通。下面在座的來賓酷熱不可支,一個一個,都遛到樹底下去了。那站在火紅太陽底下的小花女才34歲,她媽媽心疼得趕快走過去給小女孩打傘。oh,那位發言人也許太激動了,仍然滔滔不絕。

在一個婚禮中,一方為越南華僑,都能聽懂廣東話。另一方為中國內陸人,其父母也是唯一的兩個貴賓只能講國語。新郎念婚誓只能用粵語或英語。新娘念婚誓可以用英語但廣東話不行。來賓中還有三幾個澳洲人只懂英語。他們要求整個婚禮從頭到尾全部用三種語言進行。這本來也難不倒我,可是真顯得有點滑稽了。要是再要求講越南語,那我就無能為力了。

在某些場合,你也許碰到過那些尷尬的場面:聽懂華語的鼓掌了,不懂的那一群人卻不知道要鼓掌。然後兩種語言總歸要鼓兩次掌,聲音發自不同的角落。如果我用三種語言說:‘xxxYou may kiss your bride’,那可苦了上面的兩位新人了。再說,那本來30分鐘完成的婚禮,三種語言就要三倍的時間,你可是要多付錢的。付了錢還買難受。兩位新人曾否感受過精神緊張地站在眾人前一個半小時的滋味?你的貴賓們是否能站一個半小時?那些老長輩們,那些帶孩子的,他們就算坐著,也難支撐那樣長的時間。

那怎麼辦呢?怎樣才能讓所有的人都明白這個婚禮呢?又怎樣能在這時間範圍內有效地完成我們全部的禮節呢?為了打破語言障礙,我們最後達成了共識。婚姻監證員在介紹新人,陳述法律等等的過程中使用廣東話。在婚誓時使用英語。在請父親送女兒時用國語。只有在宣布他們成為正式夫妻的時候才使用三種語言。如此重點點到就好了,大家都做得到,大家都滿意。如果這多元文化也發生在你們的婚禮上,如何有效地解決語言障礙,怎樣安排你們的婚禮,請諮詢鄔敏穎:0414 088 086 minwu88@hotmail.com

 

外國籍,要到澳洲結婚

 

一位老邁的母親迷惑的給我一個電話,說她在英國的兒子和一位中國的女孩子要從英國回來澳洲結婚,是否可能?要什麼手續?

 

第一, 我們先確定,無論什麼國籍,只要符合澳洲婚姻法,都可以在澳洲結婚,獲得澳大利亞聯邦政府的結婚證書。事後你們可以此證書向你們的所在國登記本人的婚姻狀況。

 

接下來,我們必須明確如何辦理手續。也象在澳洲結婚一樣,首先填好一份:‘結婚意向書’。因為將要結婚的兩人都在國外,他們如果不可能回澳洲在婚姻監證員當面簽名和交付這份‘結婚意向書’的話,他們需要到住本國的澳大利亞大使館或領事館,在使館官員面前簽署這份‘結婚意向書’,並請該官員為他們的簽名作證,加蓋使館印章。然後這份文件還沒生效。他們必須郵寄給在澳洲物色好了的婚姻監證專員,或寄到他們的家人處,由家人轉交給婚姻監證專員,並交付定金。在寄往澳洲的文件裡,他們還需要附帶他們用以登記結婚的ID 證件複印件,以備查對名字和ID 號碼。另外,若是離婚人士,還必須附帶離婚證書複印件。如果這些都得到了證實,婚姻監證專員收到了你們的文件,獲得了你們的定金,同意並接受了你們的文件和鎖定了日期,那這一天開始算是你們遞交‘婚姻意向書’的第一天。從這一天算起的一個整月後或18個月內,你們可以辦理婚禮。

 

當婚姻監證專員接受了你們的booking開始,她有義務為你們的婚禮(Ceremony)做安排做準備。此間可以通過電話,Email 或你們的親人互相溝通。特別是婚禮上的說詞,婚誓,謝詞等等,均要得到雙方的認可。一般來說,在婚前3-4 週,你們被要求完成全數付款。

 

要在澳洲結婚的新人也許會在婚禮前一兩週,也許前一天回到澳洲。這時務必與婚姻監證專員會面。會面的目的主要是核對文件。因為之前所看到的只是複印件,即使上面有 JP ,有大使館認證,還是要看真本。特別是你們的澳洲出生證,外國護照,離婚證書等等有關文件。無論什麼認證都不可以代替。如果不能提供真本文件,你們的婚禮是不能進行的,一直到能夠提供真本為止,並且須要在‘結婚意向書’有效期內得到。

 

這裡還建議外國人到澳洲結婚的朋友們,最好加申請一份詳細的結婚證書。一般澳洲人並不需要這一文件。可是如果你們考慮到日後要申請澳洲居留,或以此向你們的國家登記你們的婚姻的話,這一文件是不可少的。大概是五六十塊錢。一般不包括在婚姻監證專員的婚禮收費中。以上信息同樣適用於外國人士到澳洲旅遊結婚。詳情請向婚姻監證專員鄔敏穎諮詢:minwu88@hotmail.com or call 0414 088 086.

 

婚專員可以為您口頭傳譯,但並無責任承擔翻譯工作

 

我,也許可以說是個雙語工作者。我很樂意使用這一專長為我的顧客們服務,特別是中澳結合的婚姻,我都無條件地為他們做口頭翻譯,為那不甚懂英語的一方詳細地闡述澳大利亞有關婚姻的條例,程序。為那不懂中文的一方解釋另一方的要求,努力讓這中澳兩方當事人得到深入的溝通,使他們之間達成更完美的婚禮計劃。我在所有的中澳婚姻的婚禮上,從頭到尾都用雙語主持,寫中英兩篇文章,花近兩倍的時間主持婚禮,卻從不曾為此加收传譯費。當我看到新人們,家屬們,賓客們滿意的笑臉,我的心是多麼的歡慰。

 

但,我畢竟不是翻譯員。我並不持有翻譯證書。更重要的是,我沒有資格給顧客翻譯文件,也沒有責任為顧客翻譯文件,因為那不是我的工作,我只是婚姻監證專員,為朋友們的婚姻服務。即使證婚專員同時也擁有翻譯員資格,她也沒有責任無賞地為任何人翻譯文件,因為那是她的生活來源。

 

前些日子,遇到這麼一個澳大利亚母親。本來說好了婚禮上,中國新娘的父親要為女兒的婚姻獻上一首自己寫的中文詩;然後新郎的母親作為回禮也會在婚禮上念一首讚美的英文詩。這樣的安排多好,雙方家庭都為兒女們的婚姻感到驕傲並為他們祝賀。可是後來,這位母親改變了主意,希望我把那位父親的中文詩翻譯成英文並為婚禮朗誦。談何容易!我可沒有那個水平翻譯詩詞,就算我的英文水平了得,這裡面還有作詩人的心情,字句的用意,對兒女的祝愿,版權,等等。即使我對以上種種都了解,我也得花上大半天功夫不是?我只好告訴那位母親對不起。她當然是不高興了,可我這次實在沒有辦法能滿足她的要求。

還有這麼一對情侶,他們是通過一個稍懂英語的朋友給撮合到一塊的。男的去了一趟中國,看了滿意,就買了兩張飛機票一塊兒飛回澳洲來了。男的一回來馬上準備辦婚禮,到我處登記。當我問到女方的意願時,才發現這位女的堅持要把自己的一個殘障兒子帶到澳洲來才與那男的結婚。他們之間無法溝通,字典,Google Translator都用上了,也互相弄不清楚,並且越說越不對勁,這個婚也沒法結了。男的想起來我也許能幫助他們,於是天天給我打電話,甚至一天兩三個電話叫我傳譯,而且幾乎每次都是吃晚飯時候,一講起來就是一兩個小時。出於對同胞的同情和幫助,我都毫無怨言地為他們服務,最終使雙方消除了誤解,達到共識,制定了把兒子帶到澳洲來的計劃,並且興高采烈地舉行了婚禮。婚禮後,他們還給我封了一個大紅包,感謝我為他們的婚姻付出的勞動。這樣的婚姻也確實令人感嘆啊。奉勸有心到澳洲結婚的朋友們多學點英文再談婚論嫁不遲。朋友們遇到語言障礙,也可以使用政府的免費電話傳譯服務:Telephone Interpreting 13 14 50 24 小時)。

認識澳洲同性結合的進展                               Oct.2011

也許大家都關心到了上週五在昆士蘭州議員大會上以4745票通過了民政配偶條例,並且從週六起正式生效。這個條例,允許有志願以同性為結合的昆士蘭居民,以同性配偶的結合得到昆士蘭州出生死亡和婚姻註冊處的正式登記。

這在昆士蘭州是一個不小的突破。它的通過,離不開澳洲各黨派政治辯論的的背景,離不開各州的壓力。早在1961年,澳大利亞婚姻法清楚的規定:婚姻,是男女之間的結合。澳大利亞並不承認所有外國的同性婚姻。在2004年,以上的規定仍然得到肯定,但加述了一條:從退休金(Superannuation) 的角度上,同性結合的家庭可以享受普通婚姻家庭同樣的夫妻互助退休金計劃,並且在某一方去世後,生存的一方有接受所剩退休金得以免稅的權利。

工黨上任後繼續了這一民情需要的工作,於200811月,通過了澳洲在多方面將視同性結合為:不結婚的同居夥伴關係,從福利處,稅務局,退休金,醫療保險,殘障家屬照顧福利,失業補貼,都會得到像一個家庭一樣的待遇。但儘管到了這種承認地步,當時澳洲仍然不能為這種結合予以法律登記。2009年的婚姻平等條例以45 5沒能得到國會的通過。

2010年,綠黨不遺餘力地要求執政黨重新考慮這一議案,於是這個問題又重新擺在桌面上了。如果此案得以通過,這將意味著同性婚姻得以法律立案。

在此之前和期間,各州反應不一,政策不一。在堪培拉,新南威爾士,塔斯曼利亞和維多利亞是允許同性結合以民政結合正式登記的。在西澳則必須提交同性結合的證據從而得以一定程度的承認。而北領地和昆士蘭州則得不到民政註冊並且得不到象普通婚姻家庭的所有待遇。

那麼,上週的同性結合條例在昆士蘭州的通過,將允許昆士蘭居民可以得到象一個普通男女夫妻家庭在社會上的一切同等待遇,並且得以在民政處登記。

 

现代与传统婚姻的辩证

西式白纱婚礼也许是我见过的最浪漫的婚礼形式,无论是服装,还是布置,她都给予人们一种纯洁无瑕的感觉。更令人感动的是,新人手按圣经,喃喃念叨圣经教诲,引经据典,山盟海誓,又是Kiss又是拥抱的紧密结合的场面,真叫人感动的涕零满面。然而,今时今日誓言旦旦西方世界的婚姻,离婚率却是最高的。这不是偶然的,大概可以说是属于近代文明的副产物吧。这种近代文明的婚姻,只要男女双方合意,找上两个好友为其作证,签好婚姻注册处的文件,婚礼办过,得到結婚證書,他们的婚姻就成立了。也许这就是西方的自由的一种。在我的思维里,这种自由,往往造就了尚未成熟的相互了解,没有根深蒂固的感情,没有家庭意识的婚姻,没有经济基础的家庭,不懂得如何处理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不懂得如何融于社会的婚姻,甚至是得不到父母和社區承认的婚姻,而出于以上任何一种缺陷的婚姻,通常是很难长久的。

再看看印度婚礼,那也许是我听说过的最繁琐的婚礼,但无论从哪个角度上看都让人有一种神圣的感觉。先说筹备和参与人员,虽说是两个人的婚姻,却是两家人的结合,甚至是两村人,两族人的结合。筹备就在这两家人,两村人,两族人中进行。既然有这么多人,那场地,用具和食物当然要跟进了。可想而知,那将是一个什么规模的集会。这第一步,就首先让结婚的一对成为双方社区团体认识的一个过程。这是他们日后进一步融入社会的基础。

婚礼的当天,他们要遵循十三道礼节。

第一道: 一大早,新郎和伴郎们要在指定的时间在婚礼礼堂门口接受印度教神父的指导,然后接受新娘母亲为新郎的祝愿,在他头上撒下一把米,等于是授予他作为她女儿丈夫的权利......

第二道:新娘的父亲会在红地毯前迎接新郎

第三道:这一步跟西式婚礼的Giving away 几乎一样,新娘的父亲把新娘带上,并把新娘交给新郎,然后点燃火盘

第四道:聖火的点燃使婚礼进入法律程序高潮。火焰的燃烧,使得气氛显得热烈并且鼓舞

第五道: 新郎的右手握住了新娘的左手,并且接受她成为自己的妻子

第六道: 新娘在前,牵着新郎的手边绕着聖火走,边向聖火宣誓,它将如何忠实于她的丈夫,她将跟随丈夫一辈子......

第七道: 新娘的母亲引导女儿跨上一块石板,从此女儿将要进入新的生活

第八道: 新娘一手握着新郎的手,一手把暴涨了的米花扔进火中,意味着爱情的燃烧

第九道: 两人手拉手绕着聖火走七圈,这是印度婚姻法中的必须礼节之一

第十道: 一条丝带将从新郎的腰间连接到新娘的礼服上,共同向前走七步,每步分别是一个祝愿:滋养,强壮,成功,快乐,长寿,和谐和尊重

十一道:向着太阳和行星 洒水祝愿,等於中國人的拜天地,香天神祈福

十二道: 新婚夫妇把食物抛向聖火,然后互相赠送

十三道: 家族老人/父老为新婚夫妇祝福。

這只是擧一個例子。無疑,這十三道禮節,使這一對新人首先得到了父母的承認,再是長輩引導新人們走向過渡。具有神聖的民族意識,又有大庭廣衆之下的山盟海誓。既有現在的結合,更有未來的祝願。即使是在婚禮上才第一次見到你的結婚對象,你也會在這十三道理禮節之後,對你的諾言遵守一輩子,不是嗎?

澳州政府正是意識到了西方文明的自由難免造成了某些離婚率高企弊病的原因,特意出版了小冊子 “Happily Ever" [永遠幸福],裏面的内容基本概括了組成一個家庭所接觸到的社會服務,並提供了學習和咨詢的全方位指引。作爲婚姻監証專員,我有義務為朋友們推薦這本小冊子。請咨詢:鄔敏穎,minwu88@hotmail.com  0414 088 086.

按法律辦,不能怕費事

在‘結婚意向書’上有一欄,要求以前結過婚的人士填寫曾經結婚次數,每一次是哪一年結的婚,哪一年離的婚,有過多少子女,他們分別是那一年出生的。

这对于一般人来说应该不算是难题。见过一位不算得高齡的祖母探望女兒孫女來到澳洲,連‘Hello’都不會講,居然在賭場認識了一位老外,馬上通過晚輩,與之談婚論嫁,來登記結婚。說來也挺浪漫的。這表格上的要求确实難倒了那位祖母。她說她結過三次婚,但年份卻不記得了,她連最後的那一次都記不起來。她說她有五六個子女,什麼年份出生的更是記不起來了。她打了幾個電話,大概也沒有誰能幫她理清頭緒。也是來澳前就有所準備,祖母手上居然有一張老家住地區政府出具的居住记录,上面只有她一个人的名字,說是可以證明她是單身的。說得對,那張區政府的记录上的確只有一个名字,也许可以认为你是獨居的,但並不可以用以證明你以前的婚姻都已經解決,或者你已經喪失了配偶。如今她手頭上沒有離婚證書來幫她說明問題。她意識到,這一時半載是說不清了,就算回老家也太費周章去開那張離婚證,而且她要把這個婚結了才走。她急中生智,要把全部欄項都打‘0’。

那可不得了。這一打‘0’容易,可你已經觸犯了提供假資料的法律,你差不多要把自己送進監獄了。要是婚姻監證專員不知道你的情況,接受了你的登記表格,他是沒有過錯的,她也從來不認識你,也沒有責任和必要調查你。因為你在表格上簽字,就等于你保證了宣誓了你所提供的信息完全屬實。你提供的有意偽造情況一旦被證實,你的婚姻是無效的。你的欺騙罪有可能被罰巨款,有可能進監獄,也有可能被解送海外。

在澳洲生活了25年,我深深體會到了在這裡每一個人的最基本的自覺性和信譽。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一個有自覺性的公民絕不會隨便在城裡扔煙頭,扔碎紙。一個遵守法律的公民絕不會不講事實誣告他人。你的文件複印件並不需要到公證處去證實,只是挪步請太平紳士蓋章簽名就好了。你開十張信譽卡都沒問題,別忘還錢就行了,你不還錢,你的信譽就完了,以後再想借錢就沒門了。你租房,從不欠租,你就在房地產租房記錄裡留下良好記錄,下次租房就容易多了。

按法律辦事,不怕費事,不弄虛假,自覺自律,講究信譽,我們就會體現到人生的價值,人身的保障和社會的平安融洽。如何解決問題,請具體諮詢鄔敏穎:0414 088 086 or minwu88@hotmail.com

婚姻監證員執照費 Marriage Celebrant License Fee

這個叫法聽起來怪怪的。你可知道目前澳洲並沒有婚姻執照這回事,也並沒有向新婚當事人收取這個費用。結婚證書跟這個是兩碼事。目前我們只需登記和向政府註冊。然而這個現實也許很快就要改變了。

澳大利亞司法民政部正在努力搜集支持這種做法的依據,正在努力向民眾施壓,正在利用各種渠道宣傳,爭取他們的這個收費的合法合理得以通過,並勉為其難地要求婚姻監證專員們同意為政府向新婚當事人收取這項費用。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在當前的幾百元費用之上,再加執照費。

很多媒體紛紛評論澳洲人結婚是最能花錢的,寧肯借債也要圖個光彩。有些甚至覺得要讓人覺得他們為了辦婚禮根本不惜浪費錢財,這樣才顯得他們的結合有價值背景。也許是出於那種種的表面現象,也許是出於國庫空虛,這每年上萬的婚姻,也正好有機會給國庫填補些個資金的不足。對比那些花萬把幾萬塊錢的婚禮,區區几百元又算得了什麼!只是苦了那些老實人了。

有好事者研究了好些國家的做法,發現新西蘭,加拿大,美國,還有很多國家,都收取婚姻執照費。但他們的具體規定又有很大差異:比如新西蘭,你登記後,費用交齊,只需等待三天冷靜期,就可以完婚。而澳洲是一個月零壹天。

以上提到的是目前有關部門提倡向結婚當事人的婚姻執照收費。這個也許從另一個方面變相收取。政府也正在提倡每年向婚姻監證專員收取執照費。這又變相加重了這個行業的成本。無疑,那些所有七七八八的成本最終還是要轉嫁到他們的顧客頭上的。誰也不能光為政府向顧客收集費用而得不到應有的工錢。誰也不可能只為顧客的婚禮做義工。官字兩個口,他想吃什麼還不是隨便他要?不過在這個民主制度的國家裡,人們還是可以通過選舉,通過他們的議員們向上面提出他們的觀點的。有興趣發表意見的朋友們,請向你當地議員申述你們的意願。人多力量大,也許能有效的改變或者改良這些個收費。別以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哪天輪到你的子孫,朋友結婚,他們也會念你的好。

 

When Divorce is Pending

当离婚还没得到最后的裁决

当离婚还没得到最后的裁决的时候,你是不符合澳大利亚婚姻法去与新的朋友登记结婚的。因为‘结婚意向书’上明确规定,如果离婚人士登记结婚,必须出示法庭离婚判决书。注意,这里指的是判决书,不是申请书,不是出庭通知书。那么,当你还没得到法庭的最后裁决时,是不可以再结婚的。这里并不理论你分居了若干年。

一位客戶,因為他的新女友來澳旅遊的簽證快到期了,雖然來不及結婚,但很希望在新女友離開前確定‘未婚夫妻’關係,要來先登記了,好讓女友下次以‘準新娘’理由申請簽證來澳洲結婚。可是這位男士雖然所有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與前妻分離不止十年了,由於他們之間沒有財產糾紛,沒有孩子瞻養問題,他們一直沒有通過法庭解決這段婚姻。所以從法律角度來講,他的婚姻狀況一直是已婚的。當他認識了那位新女友,他馬上意識到要辦離婚,而且開始辦了。可是法庭沒給你著急,兩個月下來還沒有明目,只好想起來先登記結婚,但這是不可以接受的。他的案例只有一個辦法,他們可以先收集兩人相處的證據,兩人互相通信的證據。等到法庭的裁決下來,男方可以先在這裡登記結婚,讓婚姻監證專員出一封信證明他們結婚的預約,然後由女方向當地的澳洲使館申請‘準新娘’簽證。

可是有另外一种情况,你的前一次婚姻的确已经解决了,可是那张离婚证书弄丢了,或者一直执掌在前配偶的手中,或是一場火災給燒了,而你自己手中现在没有证书。这样的情况下,你可以先登记结婚,然后你一定要把这张离婚证书重新办好,在一个月的等候期内,或在婚礼前的尽早时刻,出示给你的婚姻監證專員。

如果你前次婚姻是在昆士蘭登記的,你只要花幾十塊錢,親身到110 George St City 的‘出生死亡婚姻註冊處’走一趟,帶上你的身份證明,把名字報給登記處,你的檔案馬上會顯示出來,並且幾天內你就會收到所需要的立了新號碼的證書了。當然,那上面顯示出你們当时的離婚日期。

如果你以前不是本州結的婚,那對不起,你還是要回到你原來註冊的那個州才能給你重新出一份證書。這在一個月之內還是完全可以辦得到的。如果你在海外結的婚,這張離婚證還是必須要在婚禮前辦到。時間來不及的話,只好推遲婚禮。一個原則,見不到這張離婚證書,婚姻監證專員是不會給你舉辦婚禮的。

 

多付钱就可以提前办婚礼吗?Can I get Shortening Time if I pay more?

这个问题不止一次有顾客向我提出,并且有声有色地向我述说他的什么什么朋友多付了多少多少钱,马上就举办了婚礼了,马上就得到注册了,而且得到了移民局需要的 Official Marriage Certificate。期间,并没有要求当事人的什么“麻烦”手续,要到注册处办理“缩短婚礼等侯期”等等,等等。

首先,我是做不到,付我多少錢都做不到。

因为,根据澳大利亚婚姻法,根据“结婚意向书”第二页上的“Note”第二款:

The marriage cannot be solemnised until after 1 calendar month from the date the authorized celebrant receives this Notice unless, under subsection 42(5) of the Marriage Act 1961, a prescribed authority has authorized the marriage to be solemnized before that time has elapsed, ……"

這裡非常清楚地規定:婚禮必須要在婚姻監證專員接到你的結婚意向書後的一個足月之後才可以舉行,除非,根據1961澳大利亞婚姻法第42款第5條,有關規定部門授權該婚禮在某確定時間內舉行 ……

那麼,如果你的婚禮既沒有按照等足一個月的時間,又沒有向有關部門申請而得到許可,你們的做法是否有違法律?後果將是什麼?所有婚姻,都會由國家司法民政部不定期檢查。辦好這樣大喜的事,只要我們按章程辦,無論當事人或監證員雙方都相安無事,大家歡喜。

婚姻監證專員是經過婚姻法律教育的專職人士,她們有義務維護法律,有義務不折不扣地執行法律,首先,他們不能做違反法律的事。在這個基礎上,更有義務保證他的顧客們的最大利益。然而法律章程也許還不都是滴水不漏。如果有些人明知故犯,鑽法律空子,或者賣弄小聰明,搞小動作來迎合顧客心理,贏取顧客,哪一天東窗事發,那反倒弄巧成拙,撿了芝麻丟了西瓜,你這一輩子的商業作風,道德信譽,職業名聲就會因此而敗壞。還勸閣下三思而後行啊。

詳細諮詢鄔敏穎:minwu88@hotmail.com 0414 088 086.                           中英文網站:       http://marriage.celebrant.tripod.com QLD                        政府網站:         www.justice.qld.gov.au

 

西方婚禮上的座次

上古至今,所有朝代,民族,部落,村莊,以至家庭的餐桌上,都非常講究座次。西方也一樣。從國會,到各州會,市政厛,無論那種正式的場合,議會或集會,都要講究職位的座次。其中,婚禮也是這種正式場合的體現。

我是婚姻監證專員,不是管給誰排座次的,只要人們基本都到齊了,約定的時間到了,新娘也到了,我的婚禮主持工作就可以開始了。但是,其實有過好幾次,我都遇上了這樣的問題:“婚禮上有規定怎麽個座法嗎?”“男女方家屬如何定座?”“我們有百多客人,可只有二十多張椅子,讓誰去座?”“那場地擺不上一百張椅子,怎麽辦?”“我們不可能拿那麽多椅子去公園,怎麽辦?”

不知是哪個教條,哪個文化,哪個系統開始的,好像我們都有男左女右的習慣,西方也一樣地不約而同。如果以主持人為中心面向觀衆,男主角總是站左邊,而女主角總是站右邊。相應的,男或女方家屬朋友會坐在新郎或新娘的同側。兩側中間留出走道,鋪上紅地毯,新娘將從這小道上步入婚禮。

這大原則基本如上所說。然後是前排後排的關係了。首先,靠中間的第一個座位,是母親的位置。就是説,男家第一排靠中間走道的第一個座位上的應該是新郎的母親。女家第一排靠中間走道的第一個座位上的應該是新娘的母親。在下一個位即左右側第二個座位上的分別是新郎新娘的父親。然後才是他們的老長輩們。第二排上面的多是叔伯娘嬸姨媽姑爹之類的長輩,再后才是兄嫂姐妹表兄姐等等。其實,年輕的兄弟姐妹們往往是婚禮各方面的幫手,伴郎伴娘什麽的,沒顧得上坐下。這裡,你要是老長輩不多,而對你有養育之恩的再生父母或‘God Father’‘God Mather’,  重要的老闆或情同手足的朋友,也應該按照他們的資格排座。然而,這些個細節只有你和你們的家人知道,主持人是不可能知道和了解到這麽多的細節的。所以,男女家應各自有他們自己的安排或者默契。很多時候,男女兩家的貴賓數量懸殊,要坐的可以坐到對側去,總之不好有哪一側讓人覺得寥寥無幾。青年人也應該給年長的,帶孩子的讓座。其實這些都是不情之請。很少有婚禮上滿足百幾號人的椅子,室外的,公園裏的,海邊的就更不用説了。其餘的朋友們當然是站立了。說完了,也只是站那30分鐘左右,太長了就不精彩了。

大家也許從而發現了在西式婚禮上母親的地位。更值得一提的是,新娘的母親即是觀衆席上最後一個到來的主賓。她的到來,等於告訴主持人,她的女兒緊跟著很快會到了。這時候,主持人會請大家都坐好了。如果新娘的父親要履行‘giving away ' 的禮儀,他也會在完禮后坐到他的位置上。那麽,別忘了給新娘的父母留著兩個前排第一第二的座位。

有時使主人家很難爲情的是,人們左謙右讓,那百多號人的婚禮都快開場了,而那二十幾把椅子,硬是沒能坐滿人,好些不算得是禮讓的人士,竟不想在開闊的中間場地上曬太陽,躲到稍遠處的樹蔭底下乘涼去了。這其實是不禮貌的。你既然是這個婚禮的貴賓被邀請參加婚禮,你或許應該考慮如何盡心地為你的親人朋友衷心祝賀。這祝賀不僅表現在你送了多大的禮,多大的紅包,出了多大的力,幫了多少忙,干了多少好事。而更重要的是,你,作爲他/她的朋友,在他/她的其他朋友面前的表現,使他/她不會因爲你的舉止言行覺得難堪。那麽,請朋友們都緊緊地向前圍攏過來,使新人們,他們的家屬們體會到你們的支持和擁戴。謝謝。

 

婚禮價值觀

這是一個值得一提的問題。中國人有“貨比三家”的傳統,有“不怕不識貨,最怕貨比貨”的說法。這個傳統观念,到今時今日,還是管用的。我們用這種“比”的方法,不是純粹為了省錢,而是使用合適的價錢,把事情辦得最接近理想。這可不容易了。

可謂一分錢一分貨。一簇再好的塑料花,$20 總可以了吧。可一簇新娘手中的鮮花沒有$100也別想有哪個花店會給你下訂單。一簇婚禮上的新鮮的玫瑰花那更是百多塊錢的事。可是那裡面,體現了你的質量要求,你的價格觀。換一句話說,什麼樣的花,便是體現你的經濟能力,你需要的社區影響,你所據有的社會地位。怪不得很多人借錢也要把婚禮辦得像個樣子,不失體面。當然,不該花的錢也不浪費,可不要為了體面背上滿身債。

那麼,在選擇婚姻監證專員的問題上如何使你的錢花的更有價值呢?目前社會上的價格有$195辦一個婚姻的,也有到 $700 不等,非常懸殊。

$195的只是從網上電郵資料,然後收取定金,快到婚禮時收取全費。到此時你仍然沒有機會見到那位婚姻監證專員,沒有機會咨询。直到婚禮前的15分鐘這位婚姻監證專員將到來,馬上驗證所有有關文件。然後婚禮時按照千篇一律的條紋照念下去,法律字眼統統照顧到,然後各方面有關人員簽具所有文件,你們的婚禮便完成了。

有些朋友說,我就需要這一最簡單的程序完了事萬事大吉。好些婚場老手也不希望為那場婚禮多付一分錢,多花一點心思,許太多的願,而且還故意使用這樣的服務,以逃避對新婚配偶的許諾。可是你有沒有想到,那位為你們主持婚禮的是否是一位合格的婚姻監證專員?你們的婚姻是否可以得到效註冊?

有合格證的婚姻監證專員其實也不少,那選誰呢?咨询是最重要的。有網站可以先從字面上對婚禮程序有個初步的概念嗎?有機會得到電話中的聯絡嗎?有面對面的,可以敞開心扉的互相了解嗎?可以為你們提供相關的資料嗎?可以為你們寫一篇令你們倆,長輩們,朋友們激動的介紹文章嗎?可以為你們安排婚禮程序嗎?有經驗嗎?有投訴前科嗎?有遲到前科嗎?她的中英文口語,文筆如何?是否南腔北調?她的收費如何?都有哪些附加費?付費後我們還有哪些事還要操心?她對你們,你們的父母們友善嗎?她長得還可以吧?講話不結巴,也不太羅嗦,儀表莊重吧?除了收費,還要紅包嗎?要請她吃飯晚宴嗎?她能做得到穿著衣服配合我們嗎?我們所需要的時間她沒問題吧?

各花入各眼。只要是你們倆都覺得合適,下了定金,我們之間就建立了一種信用,一個合約,並且是一種職責和一個義務了。祝我們的配合愉快。也為我能為你們創造一個今生難忘的婚禮而感到欣惠。謝謝惠顧。

 

性別改變與婚姻

這個問題提得有些怪。當你一出生,你的性別就毫無疑問的被得到確認,並且將寫在你的出生證上,“永遠”不會改變,毋庸置疑。然而,“永遠”這個詞似乎不那麼準確了。有些出生時的確有兩性性徵的人,在成長過程中,從原先認定的性別逐漸向另一性別方向成熟。加上如今科學,人們可以通過發達的整容手術,通過性激素的調整,去改變自己的性別,硬是把一個好端端的人改變過去,或者改的不陰不陽的。那麼,這些人如何辦理婚姻呢?

婚姻監證專員不是醫生,也不會看相。我們只依據你的ID證。你的出生證上寫著你是什麼性別,我就認定你是什麼性別,毫無疑問,不加思考,也不必思考,也輪不上我去思考。上週某一報紙上談到如今可以讓人們在護照上的性別欄上打“X”。這大概意思是你不確定自己的性別,所以打“X”。我看這個問題並不那麼簡單。你寫自己是男是女,總得有個出處,有個依據吧,比如是根據出生證的。你總不能因為你不喜歡做男生做女生,就可以在護照上打“X”吧。如此一來,澳洲起碼會有1/4的人情願打“X”。犯罪分子也會趁機篡改。退一萬步,如果你的出生證上的性別與你登記結婚的性別不一致,或者與你護照上的性別不一致,你會被要求出示你的“性別改變證明書”。然後,你如今要結婚的必須是你現在性別的異性配偶。因為到目前為止,澳大利亞婚姻法仍然未通過同性婚姻。

無獨有偶,作為中醫生的我,也著實為一對不育夫妻嘆息。咋一看上去,他們可真是一對相愛的,搭配的生育齡夫妻。可是結婚7年了,一直沒有辦法懷孕,連 IVF 人工受孕都不能成功。他們來診時並沒有告述你太多,直至我一直查找原因下去,才發現那位“女子”身上多有男性特徵。當然他們感情相處很好,婚姻大可維持下去。但如果這樣一對夫妻結婚後,男方對她的性別產生疑問,是有理由退婚的。可是如果這樣的“女子”通過法律把性別改成男性,然後與一位女性結婚,她必須持有“性別改變證明書”。可以想像婚後的結局不會是很理想的。這裡並不談論同性戀的特殊關係。

朋友們如果有疑問的地方,有需要幫助的,請聯絡鄔敏穎:0414 088 086 or minwu88@hotmail.com

不能因為手中沒有資料而提供假證

在‘結婚意向書’上有一欄,要求以前結過婚的人士填寫曾經結婚次數,每一次是哪一年結的婚,哪一年離的婚,有過多少子女,他們分別是那一年出生的。

这对于一般人来说应该不算是难题。见过一位不算得高齡的祖母探望女兒孫女來到澳洲,連‘Hello’都不會講,居然在賭場認識了一位老外,馬上通過晚輩,與之談婚論嫁,來登記結婚。說來也挺浪漫的。這表格上的要求确实難倒了那位祖母。她說她結過三次婚,但年份卻不記得了,她連最後的那一次都記不起來。她說她有五六個子女,什麼年份出生的更是記不起來了。她打了幾個電話,大概也沒有誰能幫她理清頭緒。也是來澳前就有所準備,祖母手上居然有一張老家住地區政府出具的居住记录,上面只有她一个人的名字,說是可以證明她是單身的。說得對,那張區政府的记录上的確只有一个名字,也许可以认为你是獨居的,但並不可以用以證明你以前的婚姻都已經解決,或者你已經喪失了配偶。如今她手頭上沒有離婚證書來幫她說明問題。她意識到,這一時半載是說不清了,就算回老家也太費周章去開那張離婚證,而且她要把這個婚結了才走。她急中生智,要把全部欄項都打‘0’。

那可不得了。這一打‘0’容易,可你已經觸犯了提供假資料的法律,你差不多要把自己送進監獄了。要是婚姻監證專員不知道你的情況,接受了你的登記表格,他是沒有過錯的,她也從來不認識你,也沒有責任和必要調查你。因為你在表格上簽字,就等于你保證了宣誓了你所提供的信息完全屬實。你提供的有意偽造情況一旦被證實,你的婚姻是無效的。你的欺騙罪有可能被罰巨款,有可能進監獄,也有可能被解送海外。

在澳洲生活了25年,我深深體會到了在這裡每一個人的最基本的自覺性和信譽。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一個有自覺性的公民絕不會隨便在城裡扔煙頭,扔碎紙。一個遵守法律的公民絕不會不講事實誣告他人。你的文件複印件並不需要到公證處去證實,只是挪步請太平紳士蓋章簽名就好了。你開十張信譽卡都沒問題,別忘還錢就行了,你不還錢,你的信譽就完了,以後再想借錢就沒門了。你租房,從不欠租,你就在房地產租房記錄裡留下良好記錄,下次租房就容易多了。

按法律辦事,不怕費事,不弄虛假,自覺自律,講究信譽,我們就會體現到人生的價值,人身的保障和社會的平安融洽。如何解決問題,請具體諮詢鄔敏穎:0414 088 086 or minwu88@hotmail.com

網上聯姻見聞

美鳳和麥克已經在網上互相聯繫好幾個月了。看著合適,麥克迫不及待地買好了飛機票,親自去廣西岩縣相親。那是一個什麼地方,我可不知道,也虧得這位63歲從未出遠門的麥克終於找著了地方。

一見面,美鳳連問好都不會,這使麥克非常吃驚,I though you are able to speak English?"  因為網上聯繫,用的都是英語。但麥克喜歡她的單純,能幹和體貼。一不做二不休,給她辦好了簽證,買了張飛機票,就帶回黃金海岸來了。美鳳也很開心,那藍藍的天,緊緊接著藍藍的大海,連大陸部長級都住不上的別墅,還有那高級小轎車…, 是那麼地吸引人。麥克向美鳳求婚,美鳳不假思索一口就答應了。可是連續幾天來,美鳳總要打長途電話回中國,完了以後就是悶悶不樂。因為言語不通,怎麼也問不出個究竟來。

因為要計劃結婚,麥克找到了我這樣一個能說流利英語和中文的給他們做婚姻監證員。這是美鳳來澳洲後第一個能給她交流的人。她瞬那間眼淚鼻涕忽然而至,與其說是對突如其來的婚姻而激動,還不如說是萬分痛苦。美鳳48歲,並不認識幾個英文,網上的溝通是通過一個朋友用她的名字代筆的。這倒也不要緊,麥克也看到了事實,也理解了那個過程。美鳳離婚兩年了,生有兩個男孩,大的正在念高中,小的念小學,卻因車禍殘疾。離婚後殘疾的孩子判給了前夫,大兒子判給了美鳳。可是她的前夫不久前又婚,從此對殘疾兒子不聞不問。做媽媽的心疼,自己拼命賺錢養活兩個兒子。供大兒子上中學已經不容易,還要供殘疾兒子上住宿學校。有幾次因為出外打工,沒能準時交費,學校就把人趕出門外。好心的鄰居收留了那孩子,才沒出事。這次來澳洲走得那麼急,雖然留下很多錢給學校了,但畢竟還有很多說不清的麻煩。這就是美鳳的一塊心病。然而她沒有辦法能讓麥克明白。不消說,我們花了一個多小時說明和處理這個問題。麥克表示他一定會幫助這個孩子,而且理直氣壯的要為美鳳前夫的作為打官司,還要去告那個不人道的學校。

美鳳的心得到了一刻的平靜和安慰。那咱們進入了結婚這個主題,先想確定一個日子。美鳳說她要問問她媽媽。麥克聽了差點沒笑出來。他覺得很奇怪,這麼大一個人了,又不是第一次結婚,而且遠在異國他鄉,有什麼好問的。我只好解釋,那是美鳳家鄉的規矩。可是這一等就是一個月,沒有電話。我心裡琢磨著是不是小兒子的事還在犯愁。就打了個電話去問。麥克說日子由她確定,但至今沒有消息。把電話交給美鳳,才知道,要問她媽並不那麼簡單。她媽媽九十多歲了,住在陝北老家一個連電話都沒有的山溝里,而且老人家還病着,不能馬上幫他們走幾十公里的雪路把出生日期拿去給“先生”稱骨,算良辰吉日。我的媽呀,這都什麼年代了,還興那一套?可是她兩個月的visa 不是只剩下3 個星期了嗎?再說,那稱骨稱下來,你們倆不合適結婚,你這個婚還結嗎?這個問題美鳳並不含糊,“要結的”,她說。早知如此,何必去稱?稱了不合適,心裡還不留個疙瘩?在我的開導下,他們把婚禮定在了兩個星期後的星期六。

哦,這兩個星期是我最難熬的 Evenings 了。每天傍晚,或者是正在燒菜,或者是剛拿起碗筷,電話就響了,不是麥克就是美鳳。可以想像,不能溝通,當然有很多問題說不清楚。我連怎樣使用 Google translator 都教給他們了,還沒能解決問題。美鳳問:為什麼婚前麥克已經叫律師把房產定位為婚前財產?麥克63歲了,兒女一群,其中一個還是律師,這些問題當然不含糊。美鳳要求麥克要承諾把她的兩個兒子接到澳洲來撫養才嫁給他。麥克答應他會盡力的。可是美鳳要求很強烈,要一定做得到。這就有點不符合邏輯了。那麥克又不是移民局長,答應一定盡力就好了,怎麼能保證一定做得到呢。再說那殘疾兒子不是還在她前夫的名下嗎?諸如此類的問題層出不窮。我這個婚姻簽證真是不好當啊。

終於等到了大婚日子,那個美鳳到底還是一臉笑容地與麥克完婚。然後沒幾天,又迫不及待地回廣西去處理她那一大堆瑣事了。好幾個月後,又聽到了她的聲音,老家那邊,已經把殘疾兒子劃到美鳳的名下了。那下一步就是要看怎樣辦這個依親直系親屬移民了。

西式婚禮禮服的講究1 – 首任新娘新郎的禮服

白紗婚禮的禮服是女子第一次婚姻上西式婚禮的傳統服裝,適用於無論是民政婚禮形式或是基督教天主教婚禮形式。其中千變萬化,卻不離其中。

一般新娘都是身著白紗禮服,長的好比戴安娜公主的禮服,十幾米長;短的一般不過膝。然後頭披白紗巾,公主白冠花頭飾,胸佩綠葉襯托胸花,雙手白紗手套至肘,或透花紗肩至腕,腳履精緻白絹鞋,手捧花簇。顯得腼腆卻清高,純潔更無瑕。

而新郎則以黑色為主,一般是黑色西裝,顯得多麼尊嚴和剛強;闊氣一點的可以是黑色燕尾西服,顯得藝術造型,富貴堂皇,紳士風度。男士胸前也佩戴綠葉襯托胸花,花的大小最好因人而異,大塊頭的因為衣服大,花太小了顯得小氣;反之,小個頭的花太大會令人覺得整件衣服都佈滿了花。男士的正式禮服並不限於黑色,但以深沉顏色為主,其中也不乏白色西禮服新郎。男士領帶的顏色,大多是與禮服相襯托的顏色,也可以是取決於伴娘禮服的顏色。男士的禮服也不僅限於西裝。如果你是軍人,你會更以身著軍隊常服為自豪。四月底的英國王子的婚禮上,威廉王子就是穿的軍服,肩佩皇家空軍最高軍銜禮飾,顯得多麼神采奕奕,軍人氣質,皇族風範。

這白紗婚禮,上面說到千變萬化,不離其中,說的是現代化的幽默,浪漫,開化,自由和創意使之千變萬化。如果你是芭蕾舞演員,你大可以穿上你那純白的芭蕾舞短裙。也有駕馭白帆船的女郎,身著緊身束腰白上衣,白色緊褲襪,腰攬白絹,象一樓輕絲,飄至沙灘上的婚禮場地。還有女軍官新娘,身穿白色海軍常服,胸佩勳章,威風凜凜。更有一白一黑的潛水新娘新郎在音樂聲中出乎人們意料地從水里冒出來。電視新聞上還見過有從飛機上跳傘降落到婚禮場所的,居然是用白色絹布料做的跳傘服。夠創意吧。當然這些講究的禮服都是挺花錢的,隨便你去租一套普通的也得花上二三百元,做一件講究的嘛,得花費上千元,但也有朋友買得一件Party 用的白色短裙,才花了$189,也挺優雅大方。由此可見,在西方,第一次結婚的女士,都喜歡謹守白色為其中。

 

西式婚禮禮服的講究2 – 伴者們的禮服

 

一個眾人讚賞的婚禮佈置,首先得令人看上去舒服。這必須講究顏色的和諧,不要小看了顏色的調配,它可是一門大學問。你去訂花簇,花匠第一句話就問你,伴娘穿什麼顏色?你跟蛋糕師傅討論如何裝飾蛋糕,師傅第一句會問你,伴娘穿什麼顏色?你去訂場地,安排佈置,經紀人第一句還是問你,伴娘穿什麼顏色?可見,常規上說,伴娘穿什麼顏色的服裝,幾乎決定所有裝飾的顏色,包括新娘頭上的花飾,手上的花簇,地上撒的花瓣,伴郎領帶的顏色,前排椅子套子的花結,和接新娘的轎車裝飾。當然,要配幾個伴娘,她們都穿什麼顏色,這都是由新娘決定的。換句話說,如果新娘特別喜歡粉紅色,她會專心去尋找粉紅色的伴娘服裝,那麼,新郎的領帶如果喜歡的話在其西裝的本色上也多少帶點粉紅色就好了,不必整條領帶純粉紅色(但也有人這麼做)。可是為了更加襯托色彩,伴郎的領帶多采用純色領帶。其它配套裝飾,便都一應以粉紅色為主色去襯托這個婚禮。

以上舉的例子是粉紅色,其實籠統地說,大多以清淡顏色為協調。比如淡紫色,天藍色,Lime Green 的淡綠色,Creamy 乳黃色,淺灰色,即使玫瑰紅也以清淡為和。可以想像,如果半打子大紅大紫的伴娘們一出現,這個婚禮的聚焦點不會是新娘了,那也許成了伴娘伴郎們的熱鬧派對了。大紅大紫是中國人喜慶的最愛,也是傳統婚禮的必然顏色。可是別忘了,穿得最鮮紅的是那位新娘子,誰還能比她更鮮紅。其他的女人也許也愛穿紅,但一般不會是鮮紅。成年人也許紫紅,玫瑰紅,沉色的紅,比如新娘新郎的母親們。年輕的則淡紅粉紅。

不要忘記了新娘新郎的父母們,已婚長兄姐們,他們才是自由選擇的一族,他們更是顯示兩個家庭的氣派的一族。換一句話說,如果男方一家顯得闊氣堂皇,穿金戴銀,客人們會想像,這個有福氣的女孩子準是嫁到有錢人家裡了。如果他們都穿得文質彬彬,生硬局促,客人們肯定會想像這個女孩子嫁進書香門第了。如果他們表現得太喜歡與人交往,談笑風生,客人們會聯想到他們是Sales。所以,這一族的同輩長輩們,婚禮上禮服的講究建議掌握兩個原則,就是‘你要表現出你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和‘表現出你們是一個什麼樣的家庭’。

雖然男士多以西裝禮服為主,這絕對不是只是黑色禮服。金銀紅綠藍紫白,無所不有。那麼,誰更闊氣呢?是要看衣服的料子和精工製作。大批量生產的尼龍布一套的西裝,在Big W 只賣$100左右。可是量身定做的呢絨料子光買布料就不下$500.  這就是質量和你的價值觀,它將會為你,你們贏得身份和地位。親家母,丈母娘,已婚姐姐,嫂子們也是一樣,你要打扮成一個上海闊太太,你首先得有這份舉止言行。你要打扮成一個新時代的女強人,你必須顯得才華橫溢。你要只是想人家看到一個好管家,你就把婚禮安排得有條有理,顯示你的能力和出眾的管理藝術。你要是一個良妻慈母,你也許分分鐘跟隨附和你的丈夫。禮服說來可以是五彩繽紛,中西兼宜,夫妻相映,掌握以上提到的兩個原則便不失身份禮節。當然對於普通家庭來說,也不必要太講究的。太過分的裝束,反倒招來‘穿著龍袍也不像太子’的譏笑。我們主要著重於嚴肅得體,天時地利人和。

 

婚姻監證員 和 婚禮婚宴經理 在婚禮中的角色

The different responsibility between Marriage Celebrant and Wedding Planer in Your Wedding

 

你們的婚禮也許非常簡單,場地你們自己訂,擺設你們自己設計,自己訂購。然後邀請幾個朋友,見證你們的婚姻,為你們的婚禮祝賀。之後你們自己邀請朋友們上一頓館子,照照相留念。這樣的話,也許你們只需要請一位婚姻監證專員,為你們辦理前前後後所有的文件,同時在婚禮上為你們主持法律必需的所有程序(Ceremony)。那麼,你們的婚姻就可以合法註冊了。在婚禮中厲行這一道法律程序,需要大概半小時。

 

婚姻畢竟是一輩子才一次的。你們的婚禮多不僅僅是為了合法註冊,更是為了向你們的所有朋友,你們的家庭,你們的社區宣布你們的愛,你們的結合,宣布一個新家庭的成立。這樣的話,你們也許需要體面和排場。婚禮,不僅僅是澳洲法律的需要,你們更是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感恩,款待親友,接受禮物,禮成之後還有婚宴。這無形中形成了一個社交場合,一個Wedding Party。在這樣的情況下,你不僅僅需要你的婚姻監證專員為你們主持婚禮的法律部分(Ceremony),而且需要一個婚禮婚宴經理/經辦單位(Wedding Planer)為你們主持那前前後後的工作。收費通常是4 位數。

 

婚禮婚宴經理能為你們做社麼呢?他們能幫助你們設計整個程式,每個小節每項事物給你們報價,幫助你們選擇,配套,時間安排,監督送貨,人員催促,攝影師,餐點,花匠,Cocktail Party,場地,等等。基本上,只要你們點頭,付錢,他們就可以為你們張羅一切瑣碎。就像餐館點菜一樣,在每個大項目上,找到合適你胃口的菜,點上幾盤的,侍應生就會按時按量的給你送上桌。不過婚禮婚宴的所有付款,都得先買單,才能得到落實。這裡可找不到吃完了再付錢的婚禮,更沒有Free lunch

 

說到底,這個婚禮要怎麼辦,你們自己的心目中也許早有預想。比如你要馬車送新娘的,要沙灘上的婚禮,要Limousine 幾輛,擺幾桌宴席,是否租用旅館,租用Botanic Garden, 或是在你家裡舉行傳統式敬茶儀式,請一位攝影師,訂花送貨,哪個餐館訂酒席…… ,決定人只有你們自己,只是你們不想到處去打聽價錢,落實和督促每項細節而已。而這位可以代為操心的人,可以是你們自己人,父母姨媽姑爹同事朋友。當然也可以花錢讓有經驗的經理為你們代勞。婚姻監證專員久經沙場,也不乏這方面的經驗和門路,也可以考慮請她為你們周旋。但這是超出她的職責範圍的工作,是要另外計酬的。可因為這個工作視為同一個婚禮,她們的收費只是一項附帶收費,遠遠少於婚禮婚宴經理的收費。得到的效果會是一樣的或是更體貼的。詳情請諮詢鄔敏穎女士:0414 088 086minwu88@hotmail.com .

 

婚禮遲到是理所當然的嗎?

你們的貴賓們早就到齊了,你們的父母們也早就等待著那一刻了。他們或者站在酷暑之下大汗淋漓,濕透了他們的貴賓服。他們或者難耐沙灘海岸邊那颼颼的寒風。他們或者在悶熱的教堂裡一次又一次地念誦,直到人們漸漸地散去。這時候,那位讓新郎望眼欲穿的新娘才姍姍來遲,飄然而至。更有甚者,半小時過去,一小時過去,新娘也許還沒最後下定決心奔赴婚禮......  人們似乎對第一種情況表示理解,只當新娘花太多的時間化妝了,車來的路上堵車了。可是對第二種情況,人們在婚禮場地已經等待了一兩個小時了,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知道還得等多久,他們只覺得這樣的事情發生是不可理喻的。

也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過,婚禮本來辦得倉促,新郎是二婚的,他很能幹,什麼都自己張羅,結果遲到10分鐘到達婚禮現場。新娘是第一次結婚,他幢景著新郎如何焦急的等待在婚禮上迫不及待地迎接她。可是當她按時到達卻不見新郎的影子,她覺得自己的美夢破裂,痛哭流涕地走掉了。

婚姻監證專員遲到的事也有發生。正常來說,這位證婚人應該在婚禮約定時間前20分鐘到達現場。可是有一位女士卻在駕車中途爆胎了。她本來提早半個小時有餘,可是這突如其來的事故使她措手不及。她足足花了兩個小時等RACQ,換胎和奔赴現場。這期間,她有一直向婚禮打電話說明自己的處境。婚禮一方也表示無奈只好等待。一個半小時後,證婚人終於趕到了現場。聽說那場婚禮辦得還很好,當時當事人都沒什麼埋怨,賓客們也覺得可以諒解。事情過了兩個月,新郎新娘渡蜜月歸來,卻上門索取賠償來了。

各種各樣的遲到都是很有理由的。有些是不由你的個人意志為主導的,比如堵車,比如爆胎。有些是可以克服的,比如提早化妝,抓緊時間,提早出發,多找幫手。有些是可以稍微破費就可以避免的,比如車壞了可以馬上打出租車。看來只要你把對方的等待看著是你自己的義務,以上無論哪種情況,都是可以避免的,可以克服的。

那麼既然遲到已經造成,無論哪一方,都應該對另一方給予經濟上的賠償,而且有時候並不是賠償就可以解決問題的。比如你租用一個小時的禮堂做婚禮,這個禮堂的下一個小時租給一個單位做會議室,如果你們的婚禮不能如期進行,難道下一個小時來開會的人要等你完婚了再開會不成?通常在City Botanical  Garden 每租兩個小時是 $265,  超時間是否要追加費用呢?兩小時後是否被別人租去了呢?即使結婚的一方能多等半小時,那位婚姻監證專員是否有下一場緊接著的婚禮要辦呢?她也不能不為下一場婚禮承擔她的職業操守和信譽的。如果她沒有別的 Booking,  那麼她也已經提早了半小時到達,又等了那麼些時間的話,他們是有理由加收費用的。

時間不一定是金錢,但時間的守信的確是婚禮各方人士的義務。有些出嫁小姐也許有心特意磨蹭,讓新郎花心思等待,來顯示自己的高貴浪漫。孰不知還有那麼多的連帶拖累呢,那是要付出代價的,不要玩那樣的遊戲了。鄔敏穎誠意為各位創造永久紀念的美好婚禮。請咨詢:0414 088 086.

Enter supporting cont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