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Home | Intention of Marriage | Fees & Charges | Your Certificates | NewlyWeds | Contact Us | Q & A | Chinese Pages

Articles

下面那一篇文章比較有興趣,請瀏覽 

婚姻監證專員:鄔敏穎

http://marriage.celebrant.tripod.com

minwu88@hotmail.com

浪漫非洲婚禮的結果

 

我奉勸朋友們記住這個教訓,少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那是一段多麼不平凡的婚禮。小楊來澳洲快兩年了。 她這輩子就夢想著嫁一個大富翁。她也真運氣,簽證到期前的三個月,讓她終於找到了一位澳洲籍英國人,而且在南非做大生意。生意正火紅,一個月回家探親的假期馬上就要結束。這位帥哥來不及在澳洲辦婚禮。一不做二不休,反正那一兩個月的澳洲簽證也無可留念,小楊申請了南非簽證,就跟這位帥哥去南非結婚了。多浪漫的婚禮啊。鑽石白金戒指,西式白紗婚禮,然後就是大自然美的享受浪漫蜜月。

 

三個月很快就在這甜甜蜜蜜中消失,小楊決定還是定居澳洲為好。這一回她拿的不是學生簽證了,她完全可以用已婚的名義申請澳洲永久居留。那首先,她必須得到南非政府有效的結婚證書。而這一張南非官方的外國承認的結婚證書,足足花了10個月才最後得到了。由於她既非南籍人,又非南非工作簽證,她的旅遊簽證延了一期又一期,不可以再延了,澳洲簽證也早過期了,只好回中國等候佳音。當然,最後這位帥哥得到了這一張南非結婚證書,現在正為她辦理澳洲的海外婚姻認證。然後,他們才可以申辦澳洲的已婚居留簽證。

 

真是好事多磨,本來一個星期就能辦妥的事情,居然饒了半個地球,折騰了一年功夫。還好帥哥保持承諾,否則損了夫人又折兵。試分析這一個案,他們只需打一個電話,一切就簡單多了。如果當初小楊和帥哥既然決定了要結婚,他們可以馬上找婚姻監證員登記結婚,然後立馬親自造訪州政府的婚姻登記處申請縮短婚禮等後期,由於他們兩人都有工作和簽證日期的約束,他們會具備申請條件的。這樣,在兩三天的時間內,他們簡單的婚禮就辦好了。他們在澳洲的婚姻就已經合法而且被登記了。然後他們再去南非度蜜月不遲。換句話來說,申請南非簽證也少不了要四五天時間吧,何不用在刀尖上。這個個案,舉一反三,足以讓那些一心想在澳洲居留,卻又喜歡夠刺激的國外閃電式婚禮的朋友們借鑒。很多國家的登記註冊系統都是曲折繁瑣的。前車可鑑,不要讓自己陷入那無限的苦惱之中。

 

 

同性婚姻

 

我本以為沒有必要在華人社區討論這個話題,以為中國人傳統的婚姻概念永遠不會改變。可是我錯了。隨著中國內陸改革開放的大門打開,中國人與外界的交流日益頻繁。這不僅是生意上的交流,物資上的交流,學術上的交流,人員上的交流,婚姻上的交流,更重要的是思想意識上的交流。而思想意識上的交流遠遠超越了只限於自由民主的高層次的口號。它,滲透在每一個人的血脈裡,用更高的尺度,衡量着個人的生活水準,居住渡假,享受需求,個人素質,美的概念,錢的概念,交友準則,工作樂趣,社區交流,倫理標準,等等,等等。中國人不再迂腐,不再守舊,也不那麼傳統意識了。

 

是好事還是壞事?這不是我們這裡討論的問題。這個問題在過去的三週裡,連國會大廈裡都在為是否允許同性婚姻在澳洲合法化註冊爭得面紅耳赤。並沒有哪個黨的全部議員們一致贊成或一致反對它的合法化。事情就這麼還先擱著。

 

那麼既然同性婚姻在澳洲合法化註冊尚未得到通過,我們得仍然執行現有法律。根據澳大利亞在1961年重新修訂並且沿用至今的婚姻法: “ 婚姻,根據澳大利亞婚姻法, 男女雙方均排除任何外界的因素, 自然的, 志愿的結合成為永久生活在一起的伴侶。  Ref: Marriage Act 1961. 那麼,這裡強調的是一男一女的永久結合,所以目前同性婚姻在澳洲是不可以得到合法註冊的。

 

不可以合法註冊並不等於不可以結合,只是用不同的字眼去表達,用不同的方式去進行。沒有任何國家,任何宗教曾以法律條文,不人道地阻止同性結合,別消說澳洲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更以著重“lifestyle”著稱。至於這樣的結合是否得到移民局的認可,是否得到福利處視以為“家庭”發放家庭補貼,是否在稅務上以“家庭”論稅,就不得而知了。有興趣者請向有關部門詳細諮詢。而作為婚姻監證專員,我們可以為朋友們的各種結合舉行相對應的儀式。詳情請電:0414 088 086.

 

我不知道生父的名字

 

 

在“結婚意向書”上,你被要求填寫你的親生父母的名字,和他們各自的出生地。這一項內容將列在官方使用的正式“結婚證書”上。對於澳洲政府部門來說,主要是追究登記結婚人的出處,種族,作為人口統計學的依據。除此以外,毫無意義為此而備案。好些人沒有辦法填寫其中的一項,主要以不知道生父的名字為多數。

 

這裡大概有這麼幾種情況:

1;你不知道如何拼寫你父親的名字

2;你不知道該寫哪個父親的名字

3;你的出生證上連父親的名字都沒有

 

以上的情況不必為難,我們這裡將逐一分析:

第一種:你的出生證上,你的公證書上都會有正確的拼寫,那絕對錯不了。可是很多朋友沒有以上兩種證書,只有護照。那麼如果你有很好的拼音基礎的話,只要你知道父親的名字,就不難拼寫成英文了。要再不行的話,只好打個長途電話,向父母諮詢了。這種情況,絕不允許在表格上寫‘不知道‘。也不能盲目的胡寫。不要以為怎樣填寫都無所謂,反正只是為了人口統計。如果哪天你父母要隨你們移民來澳洲,名字跟他們自己的身份證不符合的話,麻煩就大了。填寫名字時,中間是否有橫槓,不要畫蛇添足,也不要棄之了事。以後要澄清也挺麻煩的。

第二種:在你還沒懂事的時候,你的父母離婚了,之後你的母親有意不讓你知道你的親生父親。而你所知道的父親又不是你的生父。這種情況,你還是要填寫你的親生父親的名字。這也許可以通過重瓣出生證,到戶籍處去查,也許開導你的母親,從而得到生父的名字。如果通過所有的努力,都沒能得到生父的名字,你也許可以在“結婚意向書”上填寫‘不知道‘。

第三種:你的出生證上連父親的名字都沒有,你可以在“結婚意向書”上寫‘不知道‘。但你不可以寫另外一個父親的名字。

如果你不確切因該怎樣填寫,請向你的婚姻監證專員諮詢:鄔敏穎:0414 088 086 或遊覽網站 http://marriage.celebrant.tripod.com

 

Home and Away

 

[Here they go again giving out the wrong message to all regarding the actual ceremony. Home and Away couple were at the Altar and were reciting "TV Version of their vows" and bride started and then stopped and said "no" and ran up the aisle into the arms of her true love - exit bride. Enter new bride and groom "there is going to be a wedding today" and they were then married by the minister. I know we all love a happy ending but instant weddings - no wonder couples are confused when we tell them they have to wait one month and one day. I love that words," Oh what have I done, I have watch the Home and Away!!!”]

 

上面一段是一個婚姻監證專員看了電視劇 Home and Away” 片段後對大家的提醒。這個電視劇片段中,新娘A在婚禮儀式上突然覺悟到她正在與之結合的並不是她真正所愛,毅然回到她的愛人的懷抱,雙雙離開了婚禮現場。隨之而來的是一對新娘B和新郎B步進婚禮,取代了本來的一對,並且馬上由牧師為他們舉行了婚禮。

 

這也許只是編劇的需要,讓觀眾對劇情有一個完美的結局而感到興奮。可是別忘了,這只是戲劇,它顯然給予人們一個錯誤的印象 -- 婚禮可以隨時舉行。可是,澳洲婚姻法明確指出,婚禮必須在婚姻監證專員接受了你們填寫好了的,並且被認證簽名了的“結婚意向書“後的一個足月才可以進行,根據婚姻法第425)條,除非你的特殊情況得到有關部門的批准,而得以在某限定的日期/期限內可以舉辦婚禮。但如果你們的”結婚意向書“ 被接受後,超過18個月未能舉行婚禮,你們的”結婚意向書“將無效。之後如果還是這一對仍要結婚的,也必須重新填寫表格,重新認證出生證 / 身份證,重新核准各人的婚姻狀況,並且重新等候一個足月,才可舉辦婚禮。

 

如果你說那是澳洲拍的電視劇,他們能這樣做,為什麼我們不能仿照他們的做法?那很對不起,戲劇往往是誇大的,追求收視率,迎合觀眾的情緒而作。它並不代表法律。下面我把該段法律條文給朋友們寫下來,請大家仔細理解。有意結婚的朋友們請儘早登記,切勿等到簽證的最後一刻才著急辦大事。

 

我們要請證婚人晚宴嗎?

 

小明半年前參加了他朋友的婚禮,那可熱鬧了。從一大早忙乎著打點婚禮場地,接待客人,趕在中午前迎接新娘,做伴郎,完成婚禮。陪著新郎新娘到處照相。跟著送走一批又一批的來賓。緊接著又該張羅晚宴了。晚宴上,親戚好友上十桌,熱鬧非常。小明發現,上午給他朋友證婚的那位阿姨也被邀請了。雖然她也有說有笑的,但她畢竟不屬於這親戚朋友中的任何一款。也許他們是為了特意感謝她為他們的婚禮的主持吧。

 

這回輪到小明籌辦三個月後自己的婚禮了。他可只有他倆人和幾個好兄弟,好姐妹,沒那麼一大幫親戚朋友在澳洲。再說經濟上也不闊綽,小明可是扳著手指頭過日子的,還得省下一些錢回老家時再辦上那么幾桌宴席光宗耀祖。晚餐宴請那些兄弟姐妹們那時義不容辭,可小明實在不想有更多的負擔了。

 

小明的問題提得很好。婚姻監證員的服務全都包括在她的費用裡了。你們的付費就是對她的感謝,對她為你們所做的全部工作的承認, 和對她為籌辦你們的婚姻的所做的努力的酬謝。結婚當事人根本沒有義務和責任宴請證婚主婚人晚餐。特別在你囊中羞澀的時候,根本沒有必要強出那個風頭。當然,如果你認為她的參加會給你們的晚宴增加氣氛,或者需要她在晚宴上為你們做些社麼說些社麼,那也無妨多交個朋友。其實,更多的時候,這位證婚主婚人為你們的婚禮做了不少準備,也許也熬了幾個不眠之夜,她也累了,也想回家歇歇去了。按照西方文化,只要婚姻手續完備,婚禮結束,這位主婚人就已經完成了她的工作,可以離去了。剩下的舉杯祝福,招呼親朋好友,寒暄道謝,就不是主婚人的工作範圍了,請不要見怪她沒有留下為你們送走賓客。

 

話又說回來了,如果你把婚姻監證員請到你們渡蜜月的很遠的地方為你們舉行婚禮,或是到你們所住的一個徧郊舉行婚禮,連一個外賣店都沒有的地方,那起碼的往返路費和吃住總是應該照顧到的吧,甚至額外的時間付費也是需要考慮到的。這些往往是要在當初確定結婚日期地點交定金時所交待好了的條件和費用。歡迎朋友們來電諮詢: 0414 088 086

婚約

 

什麼叫婚約?這名堂可多了。古老封建有指腹為婚,父母指婚,媒妁之言。現代文明有山盟海誓,私定終身,先友後婚,定婚戒指,政府登記,當然還有 Engagement and ‘Notice of Intended Marriage’.

 

其實,無論以上任何一種,都不外乎是你,你們如何在乎你們的社區對你們將要建立的新家庭的承認。如果這婚約只是你們倆私定,那麼你們周圍的社區(your community)並不承認,也並不知道,當然也並不重要,因為它並沒有受到法律的約束。男女某一方毀約,馬上與另外一個結婚,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後面的結婚才是受到法律保護的,也不管你先前有多少婚約。但如果你有負你的情人,毀約也許會使你的心靈受到譴責,也許會造成你父母為難,也許造成不同程度的經濟損失。可也有這樣的情況,毀約,也許使一顆受創的心靈得到解放?退一萬步來說,毀約與離婚比較來說損失會輕一些。

 

在澳大利亞,不少家庭使用 Engagement party來定親。然後,結婚前雙方要在婚姻鑑證專員前簽署一份‘結婚意向書’。之後必須等候一個月才能辦理結婚典禮。這婚姻典禮其實就是讓你們的社區有機會知道你們的結合,有機會為你們的結合慶祝。而這份‘意向書’只有效18個月。在這18個月之內,你可以隨時打電話給婚姻鑑證專員取消你的意向書和婚禮預約。而如果這18個月內你們的婚禮不能舉行,那份意向書就自行無效了。18個月零一天,你想起來還是要把這婚結了的話,你還得重新填表,重新等候一個月才能辦婚禮。只要婚禮辦了,全部文件都交付州登記處了,你們的婚姻才得到法律的保護。

 

本辦公室兩月前接受了一位尼泊爾姑娘的婚姻。她漂亮聰明,酷像一位公主。可是她不滿意父母為她指定的婚姻。她的一位恩人給她辦理了澳大利亞的讀書簽證,她就毅然離開了家園。她在澳洲認識了一位自食其力的斯里蘭卡裔年輕人,決意要與他結婚。這斯里蘭卡年輕人自己花錢為女方父母買好機票來澳洲參加他們的婚禮。女方父母來後並不喜歡這位女婿,沒參加婚禮就走了。當然,他們走就走了,這位尼泊爾姑娘高高興興地在這斯里蘭卡家庭的擁戴下,完成了他們的婚禮。她並且後來使用法律手續,正式承認那位恩人為父。想不到在今天這個文明世界裡,還有如此文明的逃婚事件。真叫人感慨。不愧是有緣千里來相會。

婚誓

 

誰都知道什麼叫“婚誓”。那是男女雙方在婚禮上的互相的承諾。那絕對不是主婚人照本宣科地念一句 ,你便重複一句。那種千篇一律的格式化說詞,連我也念累了。當然,如果新郎新娘寫不出他們自己的誓言,他們往往同意我把傳統的漂亮字眼念給他們,讓他們去重複。也算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其實,任何一對戀人,在決定結婚以前,他們私下里都在無形或有形中有意識或無意識地向對方發過誓,規劃過結婚後的生活,共同幢憬著他們的未來,比如:

 

我這一輩子就跟定你了

我一定會使你幸福,絕不讓你掉眼淚

我一定要找到一份像樣的工作,讓你在家裡安心生兒育女

我絕不會愛上第二個男人

我們比翼雙飛,共同創造財富

我們一同離開這繁華鬧市,回到養我生我的故鄉,過男耕女織的生活

我想盡快建立我們的小家庭,I want to have half dozen kids

我會保護你,絕不讓任何人欺負你

我會是一個賢妻良母,讓你沒有後顧之憂

我們一起爭取澳洲居留,讓我們的孩子在這和平自由的國家裡無憂無慮的成長

我們共同努力,一定要買一套漂亮的房子,建立我們自己的家

……

……

 

還有更多更多。這些都是多麼真誠的承諾,多麼現實的承諾,為什麼不把他寫在你的婚誓中,為什麼不讓她公之於世,讓你們的朋友們知道你們的真誠,讓你們的社區監護你們的誓言的執行。只要有目標,計劃一定能成為現實。

 

婚誓應該是出自於你自己的思想,是你自己的肺腑之言,你向他 / 她發誓的一方,固執地,自私地擁有著他。而婚誓,還應該是互相的承諾。不可以勉強,不可以虛偽,不可以抄襲,不可以開玩笑,不可以人云亦云,不可以貪圖時髦字眼,不可以不切實際,不可以如雲煙飄過,更不可以對誓言不負責任。你對他 / 她越認真,你就越是感到幸福每時每刻地擁抱著你。朋友們,寫下你這一輩子要說的話,要做的事,作為你的婚誓,讓你們的婚姻更加美滿幸福。我會免費幫助你們的寫作需要。請聯繫鄔敏穎:0414 088 086 或瀏覽網站:http://marriage.celebrant.tripod.com

 

結婚登記用名的考究

 

林大文20年前隨父母從台灣來到澳洲。那時他才8歲,還沒夠格領取獨立的護照。來澳洲後,為了上學方便,他一直使用David 作為他的英文名字。10年前他們一家入籍澳大利亞,18歲的他擁有它自己的一張澳大利亞公民證書,也擁有他自己的澳大利亞護照。這兩個正式文件上使用了他的英文名字‘David Dawen Lin’。 他的所有朋友都只知道他叫 David. 他也希望用這個名字登記結婚。

 

話說結婚登記表上對於在國外出生的人士,只有兩種文件可以用作登記。一是你的出生證。二是你的外國護照。顯然這兩個文件上都不會有他的英文名字。那麼我們只好用這文件上面的名字了。大文與他父或母合護照並不要緊,名字依舊。但由於年歲相差太遠,大文必須同時出示有他近照和同一名字的證件來證實他的身份。如果他的澳洲護照上只有‘David Lin‘,這可不足以證明他就是林大文。這樣的話,大文還要出示他的“改換名字證書“”Name Change Certificate”。這樣的話,他可以名正言順的使用英文名字登記結婚。順便提提哪位朋友如果只想使用你的英文名字登記結婚的話,你先把這名字換好了再來登記不遲,但同時要把你的護照或出生證帶上,因為其號碼要用做登記,換名證只是附載在登記表上。

 

你是否回憶一下,當你被允許在澳洲公民證上使用你的英文名字的時候,你只被要求出示連續三年的學校成績表。如果那上面連續使用了你的同一英文名字,你就可以用在你的公民證上。護照申請也一樣。那麼在澳洲這樣一個多元文化的國家裡,其實很難避免錯誤。要知道,結婚登記需要追求的是這個被登記者的出處。並不是這某個人在社區中的影響。

 

在婚禮上,我們要在開頭介紹的時候和法律宣誓詞裡必須使用你的正式名字。然後說明你的英文名字。那麼法律方面和你在社區中的影響和名譽就都不缺了。

 

婚禮在哪辦合適:

 

在政府註冊處結婚,在教堂結婚,和自請婚姻監證員有什麼不同?

 

準確地回答,這三者的最終結果是一樣的。無論通過什麼部門,什麼宗教儀式,只要是法律承認的方式,其結果是你們正式結婚了,你們的婚姻受到澳大利亞婚姻法的保護。

 

具體地回答, 這三者所達到的目的是不一樣的。結婚對於絕大部分的情侶來說,他們的結合是長期互愛的結晶。他們並非只尋求法律的承認。而是要向雙方的家庭宣布他們的選擇和結合。他們要向全部他們認識的朋友宣告他們的成功和他們的歡樂,並且以婚禮的形式接受家庭和社區(community)為他們的祝賀。

 

如果你們的生活社區以宗教為主導,一方或雙方家庭都以教堂為活動中心,而且結婚新人均認可教會的宗旨,接受牧師為其主婚,接受該宗教的結婚禮節,接受 神/上帝/菩薩 為你們的的祝福,那麼教堂結婚會是你們最理想的選擇,你們的社區community 將會為你們衷心祝福。往往在這個時候,你們是否考慮為你們的社區/教會贊助資金。聽一位職業牧師說過,他從業35年,有為奄奄一息的會員無償地做過婚姻祈禱,也不乏接受過千萬元的贊助。

 

如果你們的生活範圍海闊天空,無論是千百人的盛會,或者是4人的基本婚禮(2新人+2 證人),在你家,在我的辦公室,在後院,在大學的校園裡,在餐宴上,在酒店,在海邊,在公園,在遊船上,在幽靜的樹林子裡,或在繁華的市中心,除了不可以在飛機上,婚姻監證員都會為你們在你們選擇的吉日良辰,舉行那專門為你們設計的婚禮。我本人還能使用國語,粵語和英語為你們不同文化背景的家庭和社區主持獨具一格的婚禮。除了法律規定的說詞以外,按你們的要求和形式為你們述說心聲。比如說傳統形式的(紅頭蓋,轎子,跳火盤,斟茶,敬酒),西方形式的(白紗婚禮),現代文化的,中英文同時使用的,等等各種形式婚禮。婚禮上的新人,是主人公,婚禮其實是你們親身親歷的一場表演(It’s Your Show),通過婚禮,你們讓你們的家人和朋友們認識你們的交情,承認你們的婚姻。相信你們永遠不會忘記那美好的一刻,相信你們不會忘記那為你們特寫的誓詞和你們互相間的承諾,相信你們不會辜負父母的愿望,更相信你們永遠是社區中的一代天驕。

 

政府婚姻註冊處也能為你們辦理婚禮。那可不是免費的,只是便宜一點,週一到週五上班時間。少不了千篇一律,但也不乏市民和再婚省錢者樂意取用,並且還要排長隊侯位。

 

不需要再多的數據了。也許我已經回答了你的問題。你們的婚禮要達到的目的相信就是你們選擇上哪兒辦婚禮的具體理由。祝你們成功,永遠不後悔你們的選擇,永遠歡樂。

 

我們要請證婚人晚宴嗎?

 

小明半年前參加了他朋友的婚禮,那可熱鬧了。從一大早忙乎著打點婚禮場地,接待客人,趕在中午前迎接新娘,做伴郎,完成婚禮。陪著新郎新娘到處照相。跟著送走一批又一批的來賓。緊接著又該張羅晚宴了。晚宴上,親戚好友上十桌,熱鬧非常。小明發現,上午給他朋友證婚的那位阿姨也被邀請了。雖然她也有說有笑的,但她畢竟不屬於這親戚朋友中的任何一款。也許他們是為了特意感謝她為他們的婚禮的主持吧。

 

這回輪到小明籌辦三個月後自己的婚禮了。他可只有他倆人和幾個好兄弟,好姐妹,沒那麼一大幫親戚朋友在澳洲。再說經濟上也不闊綽,小明可是扳著手指頭過日子的,還得省下一些錢回老家時再辦上那么幾桌宴席光宗耀祖。晚餐宴請那些兄弟姐妹們那時義不容辭,可小明實在不想有更多的負擔了。

 

小明的問題提得很好。婚姻監證員的服務全都包括在她的費用裡了。你們的付費就是對她的感謝,對她為你們所做的全部工作的承認, 和對她為籌辦你們的婚姻的所做的努力的酬謝。結婚當事人根本沒有義務和責任宴請證婚主婚人晚餐。特別在你囊中羞澀的時候,根本沒有必要強出那個風頭。當然,如果你認為她的參加會給你們的晚宴增加氣氛,或者需要她在晚宴上為你們做些社麼說些社麼,那也無妨多交個朋友。其實,更多的時候,這位證婚主婚人為你們的婚禮做了不少準備,也許也熬了幾個不眠之夜,她也累了,也想回家歇歇去了。按照西方文化,只要婚姻手續完備,婚禮結束,這位主婚人就已經完成了她的工作,可以離去了。剩下的舉杯祝福,招呼親朋好友,寒暄道謝,就不是主婚人的工作範圍了,請不要見怪她沒有留下為你們送走賓客。

 

話又說回來了,如果你把婚姻監證員請到你們渡蜜月的很遠的地方為你們舉行婚禮,或是到你們所住的一個徧郊舉行婚禮,連一個外賣店都沒有的地方,那起碼的往返路費和吃住總是應該照顧到的吧,甚至額外的時間付費也是需要考慮到的。這些往往是要在當初確定結婚日期地點交定金時所交待好了的條件和費用。 

 

傳統文化與宗教在民政婚禮中的角色

 

所謂民政婚禮就是不參雜任何宗教禮節的。

所謂民政婚禮就是取於民用於民的。然而,民之有別,各種各樣的文化,民族和傳統都具有他的個性和表達形式。民政婚禮中允許,贊同,並且盡量配合各民族團體的需要。

 

王家娶媳婦,使用民政婚禮。婚禮上例行澳大利亞結婚法律程序,兩廂志願,交換承諾,山盟海誓,簽發結婚證書。禮成後,王媽媽臨時要求舉行給長輩敬茶的儀式。證婚人剛好婚禮後沒有其他安排,也就樂意的為王家主持了這段敬茶儀式。老祖母在上,祖宗牌位,雙方父母叔嬸,一一鞠躬敬茶,張羅了好一陣子,時間比正式婚禮還要長。這一切王家都委託證婚人主持,結束後,王媽媽感激的遞上一個紅包,感謝她的理解,她的時間和熱情服務。

 

韓國李家和中國潘家聯姻,使用民政婚禮。計劃按照韓國風俗,除了新人交換結婚戒指,兩家長輩們還在婚禮上大張旗鼓地給新媳婦 / 新郎當場贈送貴重首飾 / 禮物。然後又是韓國式 / 中國式禮節,足足要花個小半天。證婚人在這種情況下,往往增加一點收費,然後一切按照計劃時間定下來。這樣往往可以使婚禮更加有條不紊的進行。

 

沒有篝火,沒有群體舞蹈,沒有長老致詞祝賀,那也許不是印度人的婚禮。然而這些都可以是民政婚禮的一部分。在澳大利亞這個多元文化的國家裡,我們婚姻監證專員都有義務根據結婚當事人的要求,盡可能的讓他們按照自己的願望去計劃婚禮,或幫助他們達到他們傳統文化禮節的要求完成婚禮。

 

王媽媽的朋友吳家,他們沒有多少朋友在布里斯班,吳家兒子打算使用民政婚禮,一切從簡。吳家父母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每週末必上教堂禮拜,很希望兒子的婚禮在教堂舉行,可是無法打動兒子的主意。最後還是按照民政婚禮舉行。婚禮那天,吳媽媽從教會裡請來了不少朋友,也把牧師請來了。當婚禮即將結束時,吳媽媽要求證婚人讓牧師為兒子的婚姻主持2-3分鐘的祈禱。吳媽媽的要求被證婚人嚴肅的拒絕了。吳媽媽很不理解,為社麼王家花一個小時敬茶都可以,她因為自己不怎麼會說話,請牧師代言幾句有何不可?問題是,她請的是一位牧師,儘管他沒有穿著牧師的禮服,他還是一位牧師。他只能作為一個普通朋友參加民政婚禮。而且他的到來應該事先知會證婚人的。他不可以在這種場合發表任何講話。可以確切的說,牧師在這種場合出現是有違犯規則的。

 

那麼,證婚人是否可以被要求用聖經上的語言為說詞呢?不可以。自家的家人,親戚或朋友是否可以用上帝的語言為新人祝福或是讀一段聖經的教誨,佛教的經文呢?那是你們的安排和興趣,證婚人不會加以阻止。但是,一個主題,就是這些必須是結婚當事人的願望,沒有任何宗教能強加於任何人。我們要顧及傳統文化,和家屬長輩的要求。但證婚人服務的對像是結婚當事人,婚禮是為他們而辦的。他們有權利選擇他們的需要。民政婚禮也有必要在他的規範之內進行。

‘忙’不是理由

 

婚前事多多, 誰不在‘忙’?

 

要結婚的準夫妻真的很忙, 這邊要聯繫婚姻監證專員; 要聯繫場地租用,佈置;要規劃婚禮細節;訂購花飾;研究戒指;要趕印趕寄請帖,好友名字地址一個不能漏掉;要準備紅包;要準備如何收禮回禮;如何接待客人,特別是遠方的來客住宿問題;要準備餐宴點心或是Party, 或是晚宴;光是那白婚紗和戒指的選擇,也許就要跑遍 Brisbane, 甚至去 Sydney 跑一趟,或從國內買回來。等等,等等。忙得不可開交。那邊嘛,也許還要上班,留著假期度蜜月用。

 

結婚雙方的父母也很忙。他們有他們的朋友要請;上面說的一樣也少不了他們的操心。外加上兩件事,就是要練習如何送女兒出嫁;如何以一個父親或母親的名義發表一番不俗的演講,感謝為婚禮出力的朋友們,感謝遠方的來客,並且祝福兒女的終身幸福,錦繡前程。

 

新娘新郎的朋友們也沒閒著,隨時聽候召喚,並且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能勝。這樣才不辜負新娘新郎的重托。

 

婚姻監證專員不消說也在為盡量辦好婚禮而忙。她要為婚禮寫一篇好文章。這一篇文章,目的向來客們介紹這一對新人,他們如何認識,是社麼把他們結合起來,裡麵包含着鮮為人知的愛情故事,理想和誓約。要知道,你們的客人們多麼想知道更多關於你們的故事。然而,這些故事從何而來?當然只有當事者能告訴我們,然後通過主婚人的講話,讓你們的客人更多的了解你們的結合。婚姻是一個新家庭的成立,婚禮是這個新家庭向他們的社區宣告的儀式,而這個儀式正是宣傳你們本人的最好機會。

 

我呼籲快要結婚的朋友們,要珍惜這個一輩子才一次的機會,把你們的故事告訴我們,給我們信息,給我們權利為你們宣傳,讓你們為世人所知,也讓社區有機會去認識你們。那也許也是‘恭喜發財’的第一步吧。可是我的要求和索取往往得不到答复。理由總是‘對不起,我們實在很忙,故事就不必了。反正把法律字眼都講完了就好了’。更有甚者,要求使用最最簡單的,千篇一律的,規範化文章快快完成婚禮了事。這有多浪費啊。

 

我是以一種特殊的專業興趣當一個婚姻監證專員。我並不厭煩動腦筋動筆墨。我更喜歡有事可以作為,更喜歡我的文章獨具一格,更喜歡我操辦的婚禮別具匠心,得到顧客的欣賞。我寫顧客所想述,言顧客所想言。而這一切,都不會加收分文,何樂而不為也。

 

離婚證書的認證

 

在這個多元文化的國家裡,要鑑別離婚證書的真偽可不容易。如果這一關沒有把好,就會造成結婚另一方的損失,也會助長偽造證件一方的犯罪現實。在這裡,有請惠顧我們的顧客對我們的謹慎多多容忍,並且盡力配合我們的工作,使你的婚姻更加愉快,也使我們的工作更加順利。

 

一般來說,澳洲以外國家的離婚證書都使用本國官方文字。那麼那些非英語國家的證書必須翻譯成英文。而且必須是由國家認證的持牌翻譯員翻譯。翻譯本上必須具有該翻譯員的號碼,印章和簽名。更好更正規的做法應該由公證處通過對翻譯件的審查,並蓋有公證處的印章。

 

當客戶第一次面見婚姻監證專員,在填寫‘結婚意向書’的同時,如果一方或雙方曾經結婚,須要出示最後一次婚姻的離婚證書。退一萬步,如果這張離婚證書出於某種原因未能在登記的時候得到,一直到婚禮前的最後一刻仍未能出示合格的離婚證書,那麼,這個婚禮是不能進行的。而且,在最後一刻才出示離婚證書的話,這一紙證書是否合格必須事先認真審核。稍有疑點,婚姻監證專員有權拒絕如期舉行婚禮。婚禮會被延期,一直到有充分的證據材料為止。而且全部費用並不能退回,下次再辦的婚禮需要補充費用。這樣的情況是曾經有過的。

 

AB 登記結婚的時候 B仍未離婚,他們訂好了8個月後的結婚日期。B 回家後事情並不順利,8個月後拿著民事法庭的出庭信件來結婚。因為他的離婚手續還沒有全辦好,即使確實正在進行,也是還沒有畫上句號的。當然,他的婚禮必須延期了。

 

如果你的顧客出示一張 2003年出具的香港的離婚證書,上面只有清楚的中文打字和印章,你會有社麼看法?

 

如果你的顧客出示一張原始離婚證書,使用英文,上面寫的離婚法庭是在加拉加斯,並蓋有公章,你會有社麼看法?

 

如果你的顧客出示一張 2009 年的台灣的離婚證書,上面手寫的字清清楚楚,A B 離婚,財產如何如何分配,B 要償還 A 若干台幣,等等,等等,然後上面有一個 10mm x 20mm 方印,裡面寫著 “區字567”,下面蓋滿了手印,你會有社麼看法?如果這是一張1959 年的離婚書,你又會有社麼看法?

 

才收到的學術雜誌上,登載一例兩年前從愛爾蘭來的移民,現在要在這裡結婚了。從他離婚那天起,他所得到的只是一紙離婚證書的複印件,而且並沒有法庭印章,沒有公證處印章,也沒有JP 認證。雖然所有文件上所敘述的是事實,但畢竟他被要求重新向愛爾蘭民事法庭重新給他一張離婚證的原件寄過來,才能在這裡結婚。

 

五花八門,難以盡述,同胞們的各種證件最好能在出國前做好最大程度的公證,以備使用時順利通過。

 

再辦婚禮

 

在澳大利亞,婚禮是完善結婚手續的一部分。如果只填了登記表,沒有辦婚禮,那是得不到結婚證書的。可以說,這是結婚程序中的一個重要的法律程序之一。可是在很多其他國家,辦理結婚只是一部性手續,馬上領取結婚證書。辦婚禮卻不是必須的。當然,絕大多數家庭都舉行隆重的婚禮,那是一個向社區宣告和慶祝你們的婚姻的辦法,這是一個家庭性質的,民族和社區性質的婚禮,並不代表法律程序中的任何一環。你大可以換成報紙登喜訊,網絡上登錄像照片,或者不必告訴任何人,然而你們的婚姻還是成立的,合法的。

 

區別就在這裡。不少人因為在澳洲並沒有任何其他親屬,他們結了婚,事後又回老家辦婚禮,親朋好友非常熱鬧,這絕對沒有問題。可是反過來就有考究了。你們在老家正式結了婚,領取了結婚證書,然後來到澳洲旅遊,或原本就是澳洲居民,在澳洲再希望舉行一次西式白紗婚禮,這是受到一些規定限制的:

 

第一,我們不能管它叫婚禮We cannot call that is a Wedding Ceremony.

第二,我們可以給你們辦一個 “結婚承諾重- Wedding Vows Renewal

第三,或者是“結婚承諾再肯定” Affirmation of Vows

第四,或者可以辦一個 “婚姻慶祝”- Marriage Celebration

第五,或者是“結婚週年/月紀念” Wedding Anniversary

第六,更重要的一點,你們千萬不可為了一紙澳大利亞結婚證書,重新在澳大利亞登記結婚。那是違法的,不忠實的行為,即使你們還是那一對夫妻。如果是另外的配偶,那更是觸犯了重婚罪。因為在所有的表格上都明確要求你們宣誓:結婚當事人沒有任何有效的婚姻。

 

以上無論哪一種形式,婚姻監證專員都不可以再給你們斌發“結婚證書”, 而相應的發與Wedding Renewal Certificate”, “Marriage Celebration Certificate”, or “Wedding Anniversary Certificate”. 其費用是相對減少的。具體情況歡迎諮詢。

 

再婚婦女姓氏的取決

 

再婚婦女姓氏的取決這個話題似乎對中國人來說好像沒有多大意義。大多數中國婦女結婚後都沒有正式地改為夫姓,仍延用原有姓氏,只是在稱呼時,隨夫姓被稱為某太太,某媽媽。也有不少人在自己原姓後面加上丈夫姓氏,成為複姓。其實即使是複姓,也沒有正式使用法律手續去登記改換姓氏。那麼,再婚的中國婦女,大概不會產生取決姓氏的麻煩了。

 

可是在澳洲就不是那麼簡單了。各種各樣的文化似乎百花齊放。年過半百的那一代人,幾乎都承襲著嫁夫改夫姓的西方傳統。而年輕的一代,隨著女性的獨立能力加強,男女平等的概念觀,等等社會觀的改變,婦女再不是從屬的家庭人員。男女婚姻被視為是一種感情的昇華,一種互相的需要,一個獨立家庭的開始,和一個互敬互愛互助的承諾。很多婦女結婚後都沒有改換姓氏,但也還有很多人結多少次婚就改多少次姓氏。

 

澳洲也真自由,再婚的婦女,可以在登記時隨便她個人喜歡取決父姓還是前夫姓。有一個婦女,已經是第三次結婚,她仍然決定使用她第一任丈夫的姓氏。也許那是因為她以他為榮,她永遠忘不了他。可是在結婚登記表上,母親的名字,是被要求使用她出生時的姓氏的,無論那是隨父姓或隨母姓。

 

遇上印度人的名字那肯定會讓你頭痛了。我的一位顧客有六個名字。我兒子班的一位印籍同學,她有13個名字,學校的學生榜上,只列出她的第一名字,看來校務處也無法把她的全部名字寫上去,只好用一個名了。可是那裡頭也有10個字母呢。

 

在結婚登記上,無論多少名字,你也得統統寫上,就像他們自己的護照上,也會是寫得滿滿的。可是在婚禮上卻不拘泥,除了開頭新人介紹和宣誓婚姻外,你可以選擇怎樣被稱呼。

 

她結婚了嗎?——— ACCN 雜誌選文

 

幾個月前,一位年輕婦女興致勃勃的給我(文章作者,下同)打來電話,說她要做一個正經的白紗西式大場合婚禮,邀請所有她的親朋好友參加。在電話的背景中,清楚地聽見幾個小孩子玩耍嘻笑的聲音。我順便跟她搭腔:那是你的小孩子們嗎?那位婦女非常開朗地告訴我,她5年前結了婚,她有31-4歲的孩子。既然5年前已經結了婚,為什麼還要辦婚禮呢?這使我大惑不解。當然我必須弄清楚這是否可以進行。

 

這位婦女侃侃而談:她8年前隨父母從中東來到澳洲,5年前與他的丈夫在穆斯林教堂按穆斯林教堂形式成婚。穆斯林牧師在婚禮上給他們斌發了結婚證書。然後他們一直以夫妻相處,生兒育女。福利部門也一直以家庭為單位給他們發放福利金。可這位婦女說,他們的婚姻從來沒有正式註冊過。但她相信,只要他們把那結婚證書遞上政府註冊處,是應該得到註冊的。可是她覺得還是要來一場正式的澳大利亞式的大場合婚禮,宴請眾親友,才了卻心願。我叫她把他們所有的關於結婚的證據帶來給我看,然後我們再決定如何辦婚禮。

 

她帶來的果然是一張合格的宗教結婚證書。那麼不消說,他們的婚姻已經註冊過了,並且在註冊處會找到他們的結婚號碼的。只是這一切都由牧師經辦,這對夫妻並不知道而已。那麼,這最後還有一道詳列細節的官方結婚證書文件可以申請。這文件上詳列了兩人的出生日期,出生地點,國籍;你們當時的住址;結婚地點;你們的父母原姓名,他們的出生地點;官方結婚證書上並且有你們的結婚註冊號碼。很多人並不特別需要這樣一張官方證書,也就沒必要申請了,因為這要自己另外花幾十塊錢。而且要是丟了還得重新申請。不如等有朝一日需要時再申請就好了。這對夫妻顯然不知道有這麼一道證書。所以她認為他們的婚姻還沒註冊。

 

那麼,既然婚姻已成合法事實,他們不可以再舉行一次法律性的婚禮了。但他們仍然可以如願以償地舉行一次白紗婚禮再現的重溫形式。如果你也曾經有過她那樣的遭遇,如今希望以另外一種形式重溫婚禮,重溫結婚誓言,不妨向婚姻監證專員鄔敏穎 諮詢,我會幫您們達成宿願。

 

病榻上的婚禮

 

Mr Smith and Ms Chapple 兩老已過古稀之年。他們曾經青梅竹馬,一起渡過了歡樂的童年和少年。多少兒時的歌曲, 多少美好的故事,多少校園的回憶,一幕一幕,不可磨滅。然而,老天喜歡捉弄這一對有情人。二戰打響,Mr Smith 來不及說一聲再見,就跨洋過海,投入了戰爭。而因為家庭貧困,幾年後Ms Chapple 的父親也把女兒嫁了遠方的畜牧場了。Mr Smith 戰後回家,得知不可挽回,也只好另娶了。這樣過了五十多年,在一個舊友的追悼會上,他們又重逢了。然而這時的他們倆,均已喪失了配偶。於是命運又把他們連在一起了。可是他們還沒來得及結婚,Mr Smith 由於戰爭舊創加上菸酒催命,一下子就臥病不起。Ms Chapple 一直守護在他的身旁。從家庭衣食起居,到急診住院護理,照顧得比他的子女還周到。Mr Smith 的情況快不行了,可他的神誌仍然非常清楚,他終於勇敢的向Ms Chapple 求婚,執意完成那五十多年的宿願。

 

有情人終成眷屬。Ms Chapple 欣然接受了。為了爭取多一天以夫妻相伴,她特意申請了縮短婚禮等後期。他們三天后在醫院的病榻上舉行了意重深長的婚禮。這三天的短促時間,少不了Ms Chapple  的上下奔波,少不了醫生醫院的緊密配合,少不了婚姻監證專員的悉心安排,少不了婚姻登記處的緊急批复,更少不了雙方子女的體諒支持。

 

婚禮在醫院的Intensive Care 單間舉行。雙方加起來有七八個子女來了,還有孫輩子女,加上一二好友作證人,也蠻熱鬧的。只是在這熱鬧之下,也不可忘記Mr Smith 不可以太受刺激,醫院病房也不可大聲喧嘩。大兒孫中學九年級了,他別出心裁,收集了爺爺的新老相片和勳章,做了一個Power Point Presentation, 帶上他的手提電腦,把老爺子的一生做了一個詳細的表彰。Ms Chapple 隨後講了一個少年時調皮的笑話,一時把大家樂得忘記了眼前的重病號。多麼動人的婚禮。哪裡只是一種婚礼仪式,真真是感情的結合。

Enter supporting content here